我没有说谎。

图像011

2010-1-30 0:33:04
啊,还是老姐提醒我,今天已经30号咧。
为了这一时刻,我连电驴都关了。
我多伟大啊。
虽然今天对我来说已经和昨天前天没有任何区别了,但是作为矫情的主人公,我有必要在今天,
忍着闹肚子的痛苦写点什么。
-----------------------------------------
以上那张照片,始于2007年,那时候我们还有联络。
我很感谢你,没有立即就对我们的联络采取冷冻措施,
这使得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相信终有一天诺言会成真。
怀揣着这种少女情怀,我平安且充实的踏上了大学之旅。
我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是07年7月份,地点是从美术馆游弋到青年宫。
事件有两件,第一件我避讳不谈,第二件,对不起把烤肉的油溅到你眼睑上了。
我记得最后一次通话,是上大学以后,打电话的时候你说你在打工,然后我说那挂了。
那是最后一次,我认为理所当然的可以给你打电话,也是最后一次,我怀揣着不该有的情怀。
然后感谢你,一直都是让我自己明白接下来的安排,而不是你亲口说出来。
这点对我很重要,我好面子,我不喜欢对方斩钉截铁。
我习惯采取相应的主动,然后杀死对于对方的任何思想。
但是对于你的事,我却藕断丝连,侥幸心理一直缠绕我,
直到新的“问题”摆在我眼前,我才姑且把你放到了一边。
起先,08年的今天,也大概这个时候,我有给你短信。简单的聊上几句,就再也没有回音。
后来,就连这一天,我都懒得去理会。说到底不是懒得,那是好听的。真正的心声是:
我没勇气,不敢再跟你说只言片语。
你知道最近我一直在意什么吗?
09年年末的时候,我和E聊天,突然聊到关于初中关于你。
我说:呵呵,大概他都不知道我是谁了吧。
E说:不会啊,我们都记得初中同学是谁。
于是,在承诺发生的3年后,我变成了初中同学。仅仅是有关初中同学的记忆。
我记得之前你问我为什么要用母子相称,我想了很久,确切的答案是,
我不希望在很多年以后,我和别人在你的记忆力属于同样的位置,哪怕是以母子的身份相称,
也要比初中同学这样的关系更加亲密一些。
仅此。
但是,我的如意算盘却在09年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巴掌,让我觉得,
其实只有自己矫情的以为孩子间的过家家,是在现实中也占有分量的存在。
不过谢谢你,我从未觉得自己如此会思考。
虽然事已至此,我们有两年没有再联络过,虽然校内里有过简短的问答,
但是,我想这些就已经是结局的残留。
也许你在今天这样的日子根本不会想起我,那个曾经和你电话畅谈,短信畅谈,见面畅谈的人。
但是我却在每年的今天,都用同样恼羞成怒的心情对待曾经无法泯灭的过往。
我想我应该更加果断,拒绝,然后高姿态。
所以,生日快乐这句话,我不再会写给你了。
谁都有关于青春期的感情吧,在这段刻骨铭心中,谢谢你给了我很多矫情的理由。

Merry Christmas~

p_large_kiT7_641c00004b3e2d0f.jpg
圣诞快乐~~
暑假画的~当时就是想给大蜂蜂画画~哈哈~趁着有灵感~~
----------------
今天和Little看十月围城还赶了个半场...哈哈
之后和他高中同学去三里屯吃饭~还算不错的一个圣诞节,
明明路过了工人体育馆,却没有看到LOLLIPOP的传奇~
唯一的遗憾呐~~!!!

----------------
下面是小抒情一段~
----------------
写给很久未见的故友,开头往往都用“最近还好吗?还记得...”打开信的主题。
然后写到末了发现,完全是一封回忆录。
初中的时候流行书信,写给隔壁班或者更远班的好朋友,说所有不敢和亲近朋友说的话。
后来写信发展成为代替口语交流的事,在班里的好朋友之间互相传递着。
那时候偶尔会收到这样的字句:最近还好吗?
最近还好吗?我一直保存着的你给我的信在搬家的时候却丢了。
最近还好吗?因为整理房间发现了太多咱们的信所以想你了。
最近还好吗?拿着你给我唯一的一封信心里觉得非常踏实。
书信是种魔力,让人信服的笔触,脆弱的情感在纸见挥发,留下回忆淡白色的雾气。
加入明信片小组后也有陆续首发了一些明信片,多半为歌词,少量的是问候。
而我每次回信,只会写上只言片语,因为已经丧失了长篇大论的能力,
那些话家常般的情节,现在只留给大蜂蜂。
高中时疯狂收发的信件,也在今年被我整理掉了很大一部分,剩下的那些曾在我心里有重量的人的信,
都保存在抽屉里,而我能做的,也只剩保存它们了。
岁月赐予我们的并非只是回忆的力量,它更应该是美好的创造。
只可惜我在还不懂得如何去创造的时候,就已经把力量丢掉了。

午後一人に映画見ました。 

IMG_2218.jpg

因为小帅JANG KEUN SUK,熬了两天,把【是美男啊】看完啦!!
只能说,韩剧和日剧的本质不同在于
1,坏人
2,蹂躏人们内心的中间过程
3,完全可以猜到的结局。
但是但是,看到最后还是会从“看吧,就是这样的。”变成“啊~~~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然后潸然泪下...
结果我本来的“大妈情怀”再次泛滥。
不过这里面的女扮男没有【咖啡王子一号店】里面那小家伙好看...而且我发现她们的男装都比女装好看...
(抱歉我从不刻意记韩国女明星的名字...)
等于说,韩剧是拿来消遣的,日剧是拿来平静的淡淡的回味的。
台剧既日本又韩国的学来学去,港剧“豪门恩怨”或者“街景小事”居多吧?
至于大陆剧...
然后把那天新下的【最后一个月的花嫁】看完,EITA哭的鼻涕跟阿本在节目里哭得一样...
让我觉得既真实又窘态。
因为之前的【美男】所以看【花嫁】的时候很平静,
就是最后【the rose】音乐衬托着进教堂结婚那里我小感动了一下...
然后想到自己已经是只会“看”不会“写”的年纪啦...
以前我们语文老师跟我说要珍惜那时候的时光多写写你的小小说,
我还不以为然的说不会的,我有那种心情就能写。
后来才发现,上大学以后顶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根本写不出来。
之前高中停下的结局,现在要写也是不可能的了。
偶尔翻翻那以前的周记,老师左一个“好看!”右一个“可发表!”看得我激情回荡的就是不能去行动...
哈哈哈...我永远最后变成半吊子。
不管是当时受挫竟然想到用4000块钱一个人跑去西藏养藏獒的悲情壮志,
还是现在平静的像流水一样就是想去巴黎看看我控的铁塔情怀。
反正好像最后永远都变成了“啊,好像又被新的事埋没了”。不过这种半调子周期还是挺长的。
换了BLOG背景音乐,当时也是抉择了很久,到底是【ODOKAJU】还是【ORION】...
想来想去,既然是在日网的BLOG,还是选后者吧...
---------------------------
之前活动的照片,我很喜欢大家一起画画的感觉,上大学以后很少有这种机会了。
这是二柱照的,那天她正好从活动室经过,我就把她揪过来帮我们照相...
(换句话说:照片质量与我无关= =~)
20091117341.jpg
20091117340.jpg

ハルフウエイ。

IMG_1918.jpg

好多时候都在回忆。
有的没的都在回忆。
小时候就是单纯,打赌不外乎甜蜜的蛋糕。
羡慕骑车上学的同学,甚至还借了自行车几次自己骑回距学校几公里的家。
喜欢闹。
冬天的时候和你闹,你把我的包拿走,不料我却不去追,于是你跑着送来,
其间滑了一脚,背后传来“报应了……”的自怨自艾。
冷静的走在雪地里,享受咯吱咯吱的响声,破坏没有人踩过的地方,得到满足。
这个时候你从后面跑来,把手搭在我的肩膀。
好像说过什么,但我已经忘记了。
甚至忘记了细节,当时明明以为是一辈子都会记住的事。
有时候会在操场有意无意的看你打球,之后上课时会听到你说饿。
更多时候我们喜欢玩儿互看的游戏,最先眨眼或者转移注意力的人就是失败。
所以在这样轻描淡写后,被老师揪出来教育说男女之间还是存在距离比较好。
其实什么都没有,但是这件事却害我们很尴尬。
之后的很长时间,我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的心情。
想累了的时候,干脆就放弃了。觉得爱谁谁,只要开心就好了。
几个月后因为别人我一整个早晨都在哭,然后你走过来问我怎么了。
最后你的结论是打丫的。
毕业的时候我们坐在操场上听校长训话,
因为热所以我们把裤子卷到膝盖,这样就露出了小腿。
我看见了你小腿上粗壮的汗毛,你发现我的注意力,轻轻问我怎么了。
然后毕业以后,除了电话和短信,我们再也没有见面。
本以为都会结束的故事,那些细节却突然重复着出现在了一天。
这一天如果给我机会,我不会和你出来。
如果再给一次机会,我宁愿一个人孤单的发呆。
回忆终结的时候,我想像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奔驰在辅路上。
夕阳洒满全身,校服上会有好闻的阳光的气息。
两个人大笑着一个话题,然后在路口说拜拜。
这是我的梦想,也是我对你唯一的希望。
但是初中已经离我很远了,我也再没有机会和你一起骑单车回家。
但是无所谓,当做回忆和梦想就好。
自我介绍

Kelly光

Author:Kelly光
はじめまして~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聞きます。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