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

做作的宣传部部长和她的树
语传系晚会筹备的时候,最后几天追加了一颗树给我。
当时我是持着“还好是树”的心态,一个人完成了。
之后很多人说:“啊,好大的菜花。”
最后被更正是:“插在花瓶里会跳舞的西兰花。”
但是自己对于这棵树,还是很喜欢的。
喜欢模仿树荫的填涂,在海报纸上肆意的涂抹厚厚的颜料,
在画干之前照下来。
之后这棵树被放在篮球馆门口,任大家在上面贴写心愿。
在被大家贴写之前,我也凑了热闹,写了两个心愿。
第一个是认真的,第二个是闹着玩儿的。
在转交给礼仪人员的时候,我千叮咛万嘱咐,一定好好保护这棵树。
但是会后,我也只是照了西兰花树变成许愿树后的最终形态,
拜托王锐飞把它搬到活动室,而已。
而自己也没有再进行过多的过问。
我想它会好好的哈...
这张我与它还算过得去的合影,被称为“做作的大光和她的树”。
晚会的全程都是我负责照相,但是我坚持认为因为不是单反,
所以照出来的很多片子都是大家乱动的模糊形态。
而当听到老师“就这?”的评论时,非常想反驳,
但是大脑并没有作出任何实质的反驳的指令。
心想就这样吧...
结果回家还要赶制学风建设的画,还有一些奋进的。
觉得怎么自己的任务这么多,应该试着拒绝一些要求才对,
但是偶尔从自己的小干事口中听到“我们就喜欢你这样好说话~”的语句,
心里还是快乐扭曲着失落的形态。


新的LOMO因为质量事故叫快递送回去了,
结果因为快递昨天全面涨价,所以感觉自己是被黑了一样。


在网上找二手的老旧相机,
想象着那些因为漏光而不能继续被专业人士使用的老旧相机,
可以照出最自然的LOMO效果,是多么“独立”呀...
结果便宜的相机因为样子被打枪,而贵的那些就直接被打枪了。
看来自己对这些爱好的执着应该有所减退。


今天在网上看到普通话,北京话和上海话的对比,
看到很多北京话都太过刻意的强调北京的土话而变得不那么真实和谐。
我相信很少有北京人这么说话了现在。
然后看到一句上海话,觉得很贴切,于是用在状态里。
“各的学费哪能嘎巨额拉, 阿拉爷娘么个米。”
下午和Little讨论因为看到落落跑去日本拍的银杏树黄黄的映衬着它的是湖蓝的天空,
就这么被吸引了,也想去看看那样的树。
结果因为现状维持在就连卖血也无法改变的情况,所以只有说说而已了- -。
不过未来的5年,我都能好好的规划一下走“出”去的计划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v-382Happy Thanksgiving, my dear Kelly!:3v-521
=v=谢谢大光光一直一直以来给大蜂子的鼓励支持还有数不清的快乐与感动...哈哈,抓头.e-264

e-265我喜欢那棵大树~^3^圆圆的弧线看起来好可爱和友好~:D

大光光的时间很宝贵,所以有的时候应该说"不"就要说哦~:)么么头.不要什么事情都揽下来~

No title

v-22那个爱心的表情怎么是那样哒?= =我想表达的不是那个呀...应该是这个:e-266

No title

大蜂蜂感恩节快乐~~~~~
也谢谢大蜂蜂无微不至的关怀还有你在我身边~~>333<~~

嘿嘿~我明白你的心意哈哈!
自我介绍

Kelly光

Author:Kelly光
はじめまして~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聞きます。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